第148节(1/2)

作品:《第七十天+番外

    百度搜索“m.blwenku.tv”或收藏 m.blwenku.tv 最新耽美完本每日更新!

打工然后拖着残疾身体回家务农的人,他已经,已经太幸运了。

    小助理开玩笑时说他,你也太不上进啦。

    他想,知足常乐。

    就好像他从没担心过未来某天当他老到没法再做模特,那时他应该何去何从。留在上海,在经纪公司里谋一个职位?或者从现在开始攒钱,到珠海去开一家店,随便卖点什么, Ch_ao 牌,饰品,美妆……他喜欢那个阳光直 Sh_e 的城市。买房那天他站在干净空旷的样板间里,脑袋里冒出个荒谬想法——如果有一天,因为某种疾病,他猝然地死在珠海,那么,那么就真的只是他单方面“死了”,没人认识他,没人知道他身上发生过什么,如此想来,倒也不错。

    有段时间王如沉迷一个女作家,没事就在朋友圈摘抄她的金句。女作家有一句话是这样说:在我们眼所能见耳所能听的这个世界,上帝不会将我的手置于你的手中。这些,我都已经答应过了。

    陈一茫私心在后面添一句:所以这辈子我身处何处,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恍恍惚惚又睡过去,大概是睡了太久的缘故,陈一茫开始做梦。他梦见高中的课堂,他和几个同学一起迟到,时瑞罚他们站在教室门口。

    离开重庆之后他总是做这种梦,平平无奇地,仿佛只是从过往记忆里随意截取出一段……不过这样也不错,他经常能在梦里见到时瑞。有时梦里见不到他,但知道自己走在去见他的路上,也很高兴。

    陈一茫 M-o 出手机,22:24,他只睡了不到四十分钟。除夕之夜意外地漫长。

    十分钟前网友又发消息来:你在干嘛?

    陈一茫说:胃疼。

    又说:你想做.爱吗?我们可以通视频。

    也许被他吓着了,屏幕上显示对方“正在输入”,却迟迟没有新消息。等了几分钟,陈一茫不耐烦了,干脆打开闪光灯,对着自己交叠的长腿拍了一张,发过去。

    他的腿很长很白,腿型好看,由于削瘦的缘故,膝盖骨显著地突起来,有种脆弱的美感。

    又过两分钟,在陈一茫即将把手机关机的时候,对方发来消息:

    你不是胃疼?

    陈一茫暗自嗤笑,回他:我又不用胃高. Ch_ao 

    疼得厉害吗?

    还行。

    下一秒通话请求就弹出来,陈一茫接通,才发现对方发来的是语音通话,而非视频。

    “不开视频么?”陈一茫懒洋洋地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因为不是他,所以和谁都行?”

    “你的废话怎么这么——”

    手一哆嗦,手机直直砸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倒是没坏,通话仍在进行。

    陈一茫瞪圆眼睛,一副见鬼的表情。他确定他没有听错,那个声音再过十年他也不会听错。

    时瑞唤他:“陈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陈磊,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早就不需要我了,商场里都能看见你的代言……你是高中没毕业么?还在搞这种自暴自弃的把戏?”时瑞的语气有些严厉,又透着些失望,像锥子一样砸在陈一茫的心脏上。

    而陈一茫甚至不敢捡起手机。

    又一次,他被他审判。五年过去了,他以为自己已经变得更无耻、更平静。

    “陈磊,”四下寂静,他的声音清晰到不容许他听错,“以前的事,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没想骚扰你。”陈一茫艰难地说。

    “都过去了,但我还是要说清楚,那时候我没想到你是……后来我想联系你,才知道你已经去上海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?”

    “没,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时瑞顿了顿。

    陈一茫捂着胃,感觉不仅是胃,好像五脏六腑都搅动在一起。这是梦吗?可是梦里不该有痛感吧?

    “最后一次机会,”时瑞说,“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时瑞笑了一下,那笑声与十年前如出一辙,都是时光的羽毛和爪印。

    时瑞说:“那我们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重庆?”

    “


    第148节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